主题: 12岁小学生被老师安排搬营养餐烫伤,家长称学校给3000元后不再管

  • 府谷在线
楼主回复
  • 阅读:2049
  • 回复:0
  • 发表于:2021/8/12 9:51:10
  1. 楼主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府谷社区。

立即注册。已有帐号? 登录或使用QQ登录微信登录新浪微博登录

“学校让小学生搬运营养餐本来就不合适,孩子烫伤住院总共花费5500多元,学校承担3000元后就不再管了,希望学校切实承担起自己的责任,追究有关人员的责任。”8月11日下午,江苏省邳州市的薛先生向华商报记者反映,他12岁的儿子在学校上学期间被烫伤,赔偿、善后事宜一直没有解决。


(小薛出院后,一直在家休养)

老师安排12岁小学生搬绿豆汤,学生被烫伤

薛先生是江苏省徐州市邳州市(县级市)人,今年44岁。“家里有两个男孩,小儿子(小薛)出生于2009年4月,事发时在邳州市陈楼镇中心小学读六年级。”

薛先生介绍,他们家距陈楼镇中心小学两三里地。“孩子是走读生,早晚在家吃饭,中午在学校吃饭。学校没有食堂,午餐是从外面订的营养餐。”

“2021年6月23日上午,六年级学生举行毕业考试,上午考科学和语文,下午考英语和数学。”8月11日下午,小薛告诉华商报记者,当天上午考试结束后,和往常一样,班主任安排部分学生到一楼搬运营养午餐。

“我们班在教学四楼,营养餐需要从一楼搬到四楼。”小薛介绍,他们班有60多名学生,中午在学校吃营养餐的有四五十人。搬运营养餐的学生并不固定,由班主任安排学生轮值进行。当天中午,班主任安排他和另外一个同学去一楼抬绿豆汤。

小薛回忆,当天塑料桶里的绿豆汤约有10斤重,他和同学抬了一段距离后,同学说他要去帮其他人抬更重的东西,之后就离开了。“我看剩下我一个人了,就将绿豆汤桶抱起来,准备上楼。还没到一楼楼梯,桶里的绿豆汤溢出来了一些,我手一滑,桶就掉到了脚上,汤洒了一地。”

绿豆汤倾洒到脚上后,小薛感到钻心的疼痛。“一个人赶紧跑到水池,脱掉袜子,用凉水冲洗。”同学看到小薛被烫伤,立即报告给班主任。班主任获悉情况后,第一时间向学校做了报告。之后,学校负责后勤的陈老师和班主任一起将小薛送往当地医院治疗。


(小薛当时被烫伤的情形)

住院17天出院,健康、心理均受到影响

“当天中午,班主任许老师通知我,说孩子在学校烫伤了,让我赶紧到医院。”当天中午12时30分许,薛先生赶到医院,医生正为孩子治疗。当天下午,小薛被转往徐州医科大学附属邳州医院,医生建议住院治疗。

小薛说,住院期间,他非常着急,“不知道自己语文、科学考得怎么样,也不知道没有参加英语、数学考试会不会影响升学。”7月9日,经过17天的住院治疗,小薛出院。

华商报记者从薛先生提供的医院诊断证明看到,入院时,小薛的伤情诊断为双足热汤二度烧伤(4%),出院后建议休息2个月。

薛先生介绍,孩子住院期间,班主任许老师曾买了牛奶等慰问品到医院看望孩子,因为疫情原因,医院没让老师进病房。

“孩子现在可以走路了,但还需要按时敷药,脚上的伤痕(色差)还能看见,右脚会不时疼痛,走路不能走得太远,也不能跑得太快。”除了身体上的伤痛,事故对小薛的心理也产生了很大影响。“孩子现在一看到开水、热汤之类的东西,就恐惧,心里有阴影。”薛先生说。


(虽然出院了,但小薛脚上的色差清晰可见)

家长:治疗花费5500余元,学校承担3000元后不再过问

薛先生说,孩子住院当天,陈楼镇中心小学先行垫付了2000元住院费。几天后,看到医院费用清单上的钱不多了,他又给班主任打了电话,学校负责后勤的陈老师通过微信又转来1000元。

“住院17天,总共花去5500余元医药费,这些都是有账可查的。家属买的一些药因为当时没要票,都没有统计在内。”薛先生说,孩子住院中后期,眼看着住院费用一天天往上窜,他又联系了学校,学校最初让他先垫上,说出院后统一结算,最后又让他找保险公司报销相关保险。

薛先生认为,报销保险是学校的事情,如果需要,他可以提供孩子的身份证、户口本等证件和票据,但报销工作要学校出面解决。此外,薛先生认为,孩子遭了那么大的罪,除了报销相关保险,学校应该赔偿他们一定损失,比如误工费等。“孩子住院期间,我无法做生意,一直陪护着孩子,两个人一天的餐费超过百元。”

对于薛先生的赔偿要求,学校称住院17天,每天可以为薛先生申请100元的补偿,薛先生认为赔偿偏低,没有答应。“此后,学校就不管了。”

在此期间,薛先生向邳州市相关部门作了反映。8月2日,邳州市教育局回复:将协调相关部门与薛先生协商解决问题。8月2日、3日,陈楼镇中心小学负责后勤的陈老师两次联系薛先生,让他把相关发票给学校,学校去报销。“由于学校依然没有明确说法,我拒绝了学校的要求,事情就这样僵持了起来。”

学校:合理的赔偿学校会承担

学校和家长的分歧到底在哪里?事件中,相关人员是否有责任?

8月11日下午,接受华商报记者采访时,小薛的班主任许老师称,事件一直在处理之中,之后挂掉电话,此后无人接听。

当天下午,陈楼镇中心小学负责后勤的陈老师介绍,事发当天的情况他了解。营养餐公司将营养餐送到学校后,低年级学生由老师负责搬运,高一点的年级在老师带领下由学生搬运。“当天,许老师班上有一位学生中暑,小薛被烫伤刚好发生在许老师和其他家长交接孩子期间。”

陈老师称,当天的绿豆汤比平时要烫一些,学生搬运之前,他曾反复提醒:一定要小心。小薛和另一位同学抬走绿豆汤离开他的视线后,没想到另一位同学中途离开,小薛双手抱桶时,可能被溢出来的汤烫了一下,桶掉到了地上。

“小薛被烫伤后,我开着自己的车和许老师第一时间将孩子送到医院治疗。”陈老师说,原想着3000元钱够住院费,没想到后面实际花了5500多元。“薛先生找学校时,学校让他先垫上,说孩子出院后统一结算。在疫情反弹大趋势下,一次一次跑确实不现实。”

陈老师强调,以前的“学平险”由学校报销,现在改革了,需要家长拿着相关票据去报销。家长在保险公司报销后,将所有票据交给学校,开学后学校再按财务规定和家长结算。“前段时间我去了趟外地,回来后按规定进行了14天隔离,隔离一结束,我就与薛先生联系,不存在学校不管的事情。”

陈老师说,孩子住院期间,合理的费用学校会承担,但如果对方提出的赔偿费用过高或没有依据,学校难以承担。“之前,我曾向薛先生索要报销票据,他一直没给。”

对于陈老师的说法,薛先生坚持:如果学校就此事没有明确的说法,他不会将相关票据交给学校,“担心到时说不清”。与此同时,薛先生认为学校安排小学生搬运有危险的物品不妥,希望追究相关人员的责任。

(来源:华商报)

  
二维码

下载APP 随时随地回帖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QQ登陆 微信登陆 新浪微博登陆
加入签名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