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兄弟争宅基地弟弟:亲哥举镐头打我嫂子抠瞎我眼睛

  • 府谷在线
楼主回复
  • 阅读:447
  • 回复:0
  • 发表于:2021/9/14 10:51:39
  1. 楼主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府谷社区。

立即注册。已有帐号? 登录或使用QQ登录微信登录新浪微博登录

“那天之后,我就成了废人。”五年前,他因宅基地与父亲赡养问题,被其哥哥一家打至失明。

徐功杰是一名中学老师,哥哥结婚后,兄弟俩便分了家,两家人常有争端,直到矛盾升级。最后,哥哥被广饶县法院以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二年。

他对九派新闻说,真正抠他眼睛的不是哥哥,而是哥哥的前妻。哥哥前妻否认犯罪事实,哥哥包庇前妻并揽下罪名,父亲在场的唯一证言缺少其他相佐证的证据。最终判决中,高某群并没有承担刑事责任与赔偿责任。

他仍有异议的是,眼睛失明只被鉴定为轻伤二级。他称,鉴定报告中称他外伤导致视网膜脱落,而他失明的原因是外伤导致左眼黄斑区脉络膜离断。

哥哥缓刑两年正常生活,刑满释放。“我的人生被毁了,哥哥却一天牢都没坐,真正抠我眼睛的人还逍遥法外。”徐功杰说。

左眼失明之后,他从教学一线退至后勤,平时喜欢看书也只能变为听书,每个月要到北京去治疗一次眼睛。他说每天都生活在恐惧之中,惧怕黑暗,失眠耳鸣做噩梦。

时至今日,他已为此事奔走投诉了五年,人生轨迹完全被改变。想起兄弟旧情,他说,“我俩怎么成了这样。”

【案发:从此我就成了废人】

2016年6月25日晚上,徐功杰接到父亲电话说“你哥和高某群又来家里砸东西,快点回来”。他车来到父亲所住的老家,看到高某群正在木柴堆上扒南墙,已经扒落下好几块大砌砖,他便跑上木柴堆伸手去抓高某群,制止她扒墙。

这时藏在门后的徐某利举着镐头就打在他头上,他从柴堆上栽下。

徐某利是他亲哥哥,高某群是哥哥的前妻,两人因宅基地分割与赡养老人问题而离婚。这一晚的争端,也因为同样的问题——分割宅基地与赡养老人问题。

在徐功杰昏迷之际,其称,哥哥用棍棒打他的头,砸了他的车,高某群则用手抠他的眼睛。

徐功杰同村发小,住得相邻,见状便报了警与叫救护车。 因眼睛伤情较重,徐功杰从县医院到潍坊市人民医院,再辗转到潍坊眼科医院就诊。潍坊眼科医院住院病历摘要显示,曾于当地医院就诊,诊断不详,未行治疗,建议转院就诊。我院门诊以“眼挫伤、外伤性玻璃体积血、球结膜裂伤、眼睑皮肤裂伤、左上肢骨折、多处软组织损伤”收入院。

伤情最严重的为眼睛,病历显示,右眼外呲撕裂伤口约1cm,左眼外呲撕裂伤口为3cm,左眼黄斑区脉络膜离断。

被打之后,徐功杰左眼失明、听力下降,他说“我感觉我成了一个废人,后半生的人生轨迹完全被改变”。


△徐功杰眼部手术缝合后 图|受访者提供


△病例 图|受访者提供



△被砸的家 图|受访者提供

【分家】

徐功杰是70年代生人,也是徐家第一个通过高考“跃出农门”的大学生,当时村里考上大学的人寥寥无几。大学毕业后,他在家乡县城中学当了教师。他唯一的哥哥徐某利,初中便辍学外出打工,后来成为当地一家工厂的车间主任。徐功杰说,他们从小一起长大,一起玩一起干农活,原来感情很好。

98年,哥哥结婚成了家,同年,母亲去世,哥哥一家便提议兄弟俩分家。那时,徐功杰还在读大学,还有半年毕业,家里一贫如洗,还背有因哥哥结婚盖新房与徐功杰读书的两万元负债。

当时哥哥一家提出的分家方案是除新房子归哥哥,债务对半分,理由是哥哥没有上成学,徐功杰上学的机会置换了家里盖的新房。就这样,在徐功杰上大学期间,他分得了10080元的债务。

当时他对哥哥说:“我们兄弟的情分就值一万元啊,你记住,以后你没有任何的资格在外人面前说我上学的事,我们俩两不相欠了。”

分家后的多年,两家争端不停,只因宅基地和父亲的赡养问题。徐功杰告诉记者,“哥哥***待老人,不仅在父亲住院时不分担医药费,还对父亲不管不顾,看都不来看一眼。”

2013年3月25日,父亲在县法律援助中心的帮助下,向广饶县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县人民法院于4月18日下达了判决书,判决徐某利每月支付父亲赡养费246元,每年给小麦250公斤,承担住院医疗费用的一半,由弟弟徐功杰负责父亲的日常居住生活,剥夺哥哥徐某利的监护权。

徐功杰称,判决下达后,哥哥还是没有支付赡养费,并与妻子高某群协议离婚,所有财产归高某群,哥哥负责抚养孩子。他认为,哥哥一家的打算是,在给孩子抚养费后,就无力支付赡养费,也就不用再管老人。

广饶县公安局经济开发区派出所调查报告中显示,2016年3月24日、3月27日两次去其父亲徐少礼住处打砸东西,办案人员考虑到涉案当事人的亲属关系,当时也找过村干部帮助调解该这家的家务纠纷。2016年3月21日至24日,徐某利在徐功杰的工作单位门口谩骂他,并闯入校园、在教室打骂徐功杰,当时徐某利被学校保安推出了校园。几次纠纷,警方均以亲属关系进行调解。

徐功杰想着,哥哥离婚后,“父亲的赡养问题,只要我们兄弟俩坐在一起讨论就行”。

但俩人一直没坐到一起,一直到悲剧的发生。


△徐功杰失明之前的工作状态 图|受访者提供


△徐功杰与父亲 图|受访者提供

【笔录:案情细节各执一词】

事发后,因徐功杰住院治疗,警方便来到他的病房做笔录,当时病房里只有徐功杰与其妻子。徐功杰称,按照规定,做笔录时应有两名办案人员在场,但当时只有一名民警。并且,徐功杰眼睛治疗中被蒙了纱布,看不到笔录内容,按照规定因由警方宣读给他听之后才签字。他说,警方没有宣读这一流程,而且也没有进行录音录像,就让妻子拿起他的手按下了手印。妻子在旁说要看一眼笔录,警方以“你看也看不懂”为由拒绝。

他称,这直接导致笔录中案情细节有出入,笔录为:高某群拿棍棒打他,哥哥徐某利抠他眼睛。他说,实际是哥哥拿棍棒打他,高某群抠了他的眼睛。

徐功杰提供给记者三份印了手印的证人证言,其朋友方某、刘某、张某皆写下证言表示当时是一名民警进入病房做笔录。

记者查询公安部《第七十七条 询问笔录的制作要求和询问时录音、录像的要求》,条文内容:

询问笔录应当交被询问人核对,对没有阅读能力的,应当向其宣读。记录有误或者遗漏的,应当允许被询问人更正或者补充,并要求其在修改处捺指印。被询问人确认笔录无误后,应当在询问笔录上逐页签名或者捺指印。拒绝签名和捺指印的,办案人民警察应当在询问笔录中注明。办案人民警察应当在询问笔录上签名,翻译人员应当在询问笔录的结尾处签名。询问时,可以全程录音、录像,并保持录音、录像资料的完整性。

广饶县公安局经济开发区派出所调查报告中回应,当时,办案民警带领一名协警队员到潍坊眼科医院对徐功杰进行询问。在对徐功杰询问过程中,因为徐功杰是受害人,办案民警没有录音录像。若办案民警将询问笔录内容不对受害人徐功杰宣读,徐功杰夫妻俩绝不会同意在询问笔录上按手印。

【鉴伤:失明鉴为轻伤二级】

2017年6月24与2017年9月21日,广饶县公安局两次对徐功杰的眼伤做法医学鉴定,鉴定意见皆为:徐功杰视野缺损系视网膜脱离导致,眼部外伤为视网膜脱离的***因。

并在2017年3月10日与2017年9月21日,两次对徐功杰的伤情进行了法医学人体损伤程度鉴定,鉴定意见都是徐功杰的损伤程度为轻伤二级。

法医分析说明,2015年8月,也就是案发前一年,徐功杰在眼镜店配镜验光单显示,其左眼近视900度,右眼近视1000度。

根据法医检验及病历资料,由于伤者双眼高度近视的病史,本次眼部外伤可以构成视网膜脱离的***因,故不宜对其视野缺损进行损伤程度评定。

徐功杰对人体损伤鉴定意见不满。其称,视网膜脱落问题在手术后早已修复好,不是视网膜脱落导致左眼失明,而是黄斑区脉络膜离断伤导致,故意伤害导致失明,一般鉴定为重伤一级或二级。

广饶县人民法院委托济宁医学院司法鉴定中心进行鉴定,于2018年12月18日受理,鉴定意见为,徐功杰左眼盲目4级,其伤残程度评定为八级伤残。

济宁医学院司法鉴定中心分析认为,手术记录及伤后眼底照相证实,外伤与左眼黄斑区脉络膜离断伤存在直接因果关系,外伤系完全作用。目前被鉴定人左眼视觉功能障碍符合左眼外伤性脉络膜离断致视功能损害的发展变化过程。


△济宁医学院司法鉴定中心意见书 图|受访者提供

【宣判:哥哥知道我会心软原谅他,包庇其前妻】

广饶县公安局经济开发区派出所调查报告中称,案发后,因该案徐功杰的伤情鉴定较为复杂,且徐功杰对鉴定结果不服,导致案件因鉴定问题无法定性,无法移交刑事立案。

经过双方沟通,此案由广饶县公安局侦查终结,以被告人徐某利涉嫌故意伤害罪,于2017年10月24日向移送广饶县人民法院审查起诉。

判决书中,哥哥徐某利证实多年来因为家庭琐事,他和弟弟关系并不好,为此他自己的家庭也出现矛盾,他和妻子离了婚。2016年6月25日下午,他回到老家后看到他原先居住的院子有一部分被圈到了他父亲的院子里去。因为他父亲行动不便,他就认为是其弟弟徐功杰所干,非常生气。一方面是生气父亲偏向弟弟,一方面是认为弟弟一直欺负他。他就拿了木棒到父亲家中,对其家中的物品进行了打砸。

其称,在其出了父亲家正房后,看到徐功杰和其前妻高某群在打架,就上前对徐功杰进行殴打,双方又夺臂力棒、又夺大镢,在柴火堆旁互相厮打在一起,最后两人都受伤累得蹲在地上。

徐功杰陈述高某群抠其眼睛,造成其眼睛受伤,高某群予以否认;徐某利的陈述亦否认高某群致伤徐功杰;唯一的证言(公安局工作人员对其父亲的询问笔录)缺少其他相佐证的证据;徐功杰亦没有其他证据证实自己的陈述,法院无法认定徐功杰陈述的事实。故没有证据证实系高某群所致,高某群不应承担刑事责任与赔偿责任。

徐功杰对九派新闻说,哥哥揽下了罪名,包庇其前妻。“哥哥知道亲属关系判得轻,且我会心软原谅他”。

他还称,在高某群抠他眼睛时,他大力一把将其推开,高某群便咬了他的手臂,现在手臂上还有她的牙印。他后来要求警方鉴定牙印主人,警方以时间过长,技术达不到为由拒绝。

最终,在2018年12月17日,哥哥徐某利被广饶县人民法院以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二年;以故意毁坏财产罪单处罚金人民币伍仟元。


△广饶县人民法院判决书 图|受访者提供

【断绝:亲哥怎么成了这样】

“我的人生被毁了,哥哥却一天牢都没坐,真正抠我眼睛的还逍遥法外。”徐功杰说。

缓刑两年其中,哥哥在外开大货车正常生活,判决赔付的九万元也只付了一万元,并于2020年12月16日,缓刑结束,刑满释放。

失明了,徐功杰已无法胜任单位的教学工作,从教学一线上退至后勤部门两年。当时正值壮年,本该评职称评等级,事业发展路也因此事被拦腰截断。他说,他每个月要到北京去治疗一次眼睛,每天都生活在恐惧之中,惧怕黑暗,头晕恶心,失眠做噩梦,落下终生残疾。

后来,他被诊断为应激创伤后遗症,医生建议他多与人打交道,他便靠右眼仅有的视力与二十年的备课经验回到了课堂,每天与学生打交道。有时耳鸣,学生回答问题他听不清,字也看不清,原来喜欢看书,现在只能靠音频APP听书。想到这些,他便恨意蔓延,对哥哥、对高某群、也对判决结果。

俩人再也没有任何联系。但在父亲弥留之际,想着见大儿子一眼,想去世之前能看到兄弟俩和好如初,最后哥哥拒绝来医院,父亲未如愿以偿,带着遗憾去世。

事发后的几年,父亲经常问徐功杰“功杰啊,你哥怎么成了这样?”,徐功杰便会想起往事,哥哥每次从村里送他去镇上读高中,在路上会塞几块钱给他,让他在学校不要亏待自己。那是哥哥辍学后在工厂打工挣的钱。想到这个,徐功杰回答父亲,“对啊,最后怎么成了这样”。


(来源:九派新闻)

关注同城热点 获取最新资讯 点击查看更多本地热点话题
  
二维码

下载APP 随时随地回帖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QQ登陆 微信登陆 新浪微博登陆
加入签名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