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惊动中央!细数榆林千亿矿权案背后的四个“老戏骨”

  • 櫻婲の涙
楼主回复
  • 阅读:2502
  • 回复:0
  • 发表于:2019/1/11 14:02:54
  1. 楼主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府谷社区。

立即注册。已有帐号? 登录或使用QQ登录微信登录新浪微博登录

央视相关报道                                                   

昨日,人民日报发布消息称:针对网上反映最高人民法院二审审理的陕西榆林凯奇莱能源投资有限公司诉西安地质矿产勘查开发院合作勘查合同纠纷案卷宗丢失等问题,近日,由中央政法委牵头,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参加,成立联合调查组依法依纪开展调查,相关事实查清后将向社会公布。                    调查组同时公布了联系电话。电话:010——5818785                                            

细数榆林千亿矿权案大戏背后的四个“老戏骨”

登录查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查看大图

自掀起反转基因之战以来,主持人崔永元成为拥有众多信徒的意见领袖。到了2018年,由于举报范冰冰等人“阴阳合同”一事,引发了娱乐圈稽查风暴,崔永元的声量达到了巅峰。在他众多拥趸者眼中,“正义”与“敢言”的形象更为牢固,由此也极大地博得路人的好感。

所以,当“最高院有贼”五个字出现在崔永元微博上时,一桩纠纷十多年,曲折离奇的陕西千亿矿权案,注定在众目睽睽之下,迎来最终的结局。

现实总是比小说更精彩。纵观整个事件,如同一部好莱坞大戏,其中商战、悬疑、法律、权谋诸多元素应有尽有,情节曲折,伏笔深藏。而最为抢眼的,是“演员”们的表现可圈可点。他们有的台前奔走,有的深居幕后。或许呼号无助,或许权贵交织,共同构成了一幅荒诞的众生相。

“倔强农民”赵发琦:像秋菊一样打官司

赵发琦是千亿矿权案的当事人、凯奇莱公司的法人。他出生于榆林米脂农村,是陕北最早一批外出闯荡的人。1983年,赵发琦在内蒙古额济纳旗服役。1987年,他被分配到榆林地区物资公司,担任采购员。这段采购的经历,让他学到了做生意的基本知识。

后来因为和单位汽车队队长打架,赵发琦被公司处分,让他自己承包单位采购任务,每月上缴固定的利润,差旅费自理。等于是把他给“流放”了。正是这次流放,让赵发琦有了大展宏图的机会。

他做的第一单生意是倒卖摩托车。在计划经济年代,商品匮乏,赵发琦的摩托车不愁销路,利润也很可观。赚得第一桶金之后,赵发琦逐渐开始参加一些工程投标。期间也做了其他生意。比如投资油井。但都是见好就收。总之,只要觉得赚钱的生意,他都愿意去试一把。

登录查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查看大图

2003年,原煤价格已经走出了自1994年以来的低谷,整个行业正在复苏。这一年前后,大量山西商人把资金投入到煤矿,随后的四五年里,他们成为中国资本圈话题性十足的人群。煤炭资源丰富的陕北,因为交通相对落后,反应稍慢,但已有一些民营资本涌入这一领域。赵发琦嗅到了商机,觉得“搞个煤矿也挺好”。

当赵发琦瞄准煤矿时,他很快找到了一块“宝地”。幅员279.24平方公里的波罗井田勘查区。这么大的地方应该有矿,但想找到准确位置,查清储量多少,勘探要花不少钱。就像有些地方流行赌石头一样,榆林地区也流行赌矿,划一片地,交钱勘探,探着矿了就发财,没探着就打水漂。

赵发琦一发狠,押上了1200万,结果,祖坟上冒了青烟,他赌赢了,煤矿很快被找到,而且储量惊人,约有20亿吨,按当时的煤价,值3800亿。得知这一结果,赵发琦估算一年可能有几十亿收入,“哥们儿发了。”他的朋友听说后纷纷戏称他“赵盖茨”。

如同天上砸下来的馅饼,还没等赵发琦缓过劲来,他就陷入了与西勘院的合同纠纷中。起因是后者还未与赵发琦解除合同,便与“香港益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在同一标的上签订合作勘察协议,导致“一女两嫁”。

赵发琦的财富梦就此落空,并陷入长达12年的官司。他所面对的是一张无形的大网。2010年,赵发琦的凯奇莱公司被陕西省政府吊销工商营业执照,且以涉嫌虚报注册资金罪遭到通缉,被关押133天后无罪释放。

在被抓之前,赵发琦已经开始搜集对手的犯罪证据。而此次被抓,更加坚定了自己与对手抗衡的决心。此后,赵发琦连番举报,一路佛挡杀佛,包括最高院副院长奚晓明、陕西省国土资源厅原厅长王登记,陕西省国资委原主任祝作利,陕西省地矿局原局长张宽民,榆林市委原书记胡志强、陕西省委原书记赵正永等人。

“神秘女主”刘娟:上升速度堪比甄嬛

虎口夺食,取代赵发琦的凯奇莱公司,将陕千亿价值的煤炭储量轻入囊中的,是一位神秘“女港商”刘娟。

刘娟是陕西泾阳县人,比赵发琦还大6岁,与赵发琦农民出身不同,刘娟出身干部家庭,其父刘鹏是安康地区平利县原县委书记,后担任陕西省科协***长职务。由于长得漂亮,凭借深厚的家庭背景,17岁初中毕业后,刘娟被安排在安康文工团短暂任职。她一路顺风顺水。19岁进入中国陕西省农业机械化领导小组办公室。22岁时进入陕西电视大学中文系学习三年,后就读于深圳经贸大学涉外经济法律系。

1990年毕业后,刘娟在陕西省政府办公厅当了两年的打字员。

登录查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查看大图

尽管只是一名打字员,但收获也不小。在这里,她认识了后来的丈夫赵大新,赵是刚分配来的大学生,拉得一手好风琴,两人都是当时“活跃分子”。二人的结合被称为一段佳话。后来赵大新离开办公厅,官至省直机关团委书记、党委副书记。    

再后来,赵大新调往西安市雁塔区挂职,是雁塔区唯一一个副厅级副区长。刘娟则选择了下海,1992年去了香港。而赵大新在雁塔区副区长的位子上干了12年。

刘娟投身香港的最初阶段,做的是服装代理生意,但在赵大新的帮助下,很快就熟悉了资本运作。几年以后,刘娟以投资商的身份回到西安,开始投资房产领域,位于北大街附近的新时代广场就是其中之一。     

在熟悉刘娟的人看来,“刘娟锋芒毕露,而赵大新则绵里藏针”。就是这样一对互补互助的夫妻,在赵大新调到北京之后不久,传出了两人离婚的消息。   

不过,此时的刘娟拥有了自己的人脉圈子。在香港完成转身之后,刘娟开始利用并进一步培植在内地的政府系统人脉。最能证明其政治能量的是,2006年6月5日刘娟执掌企业中化益业煤化工项目开工典礼,政府官员悉数到场,或致辞,或表达殷切希望,场面十分热烈。2018年12月28日,刘娟现身人民网,她的最新的身份是广西政协常委,同时也是香港义工联盟常委副主席,香港各界文化促进会常委副会长。 

正是刘娟和香港益业的强势“插入”,让事情变得复杂起来。当赵发琦和西勘院扯皮的时候,刘娟却突然杀出来,临门一脚。她拉来了大企业中化集团,两家合资成立公司,拟投资165亿上马240万吨甲醇项目,作为配套,那片煤田就归了刘娟。

事实上,玩资本的刘娟并无心搞煤矿开发,这个活前期既苦又累。她主要把精力放在了如何把股权倒手卖个好价钱上。没多久,刘娟找好了下家,以总价2.49亿出让了两个项目51%的股权,接盘的是另一家大企业延长石油。2008年9月,合作方案正式签署。

刘娟确实是玩资本的高手,一进一出,两年时间,刘娟获利2个多亿,这财技真是牛掰。

“博士法官”王林清:自证清白的“王员外”

梳理陕西千亿矿权案的整个过程,自2006年5月,赵发琦将西勘院起诉至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获一审胜诉,不久,西勘院向最高法上诉,最高法将陕西高院的判决发回重审,同样的证据材料,在二审中赵发琦却输掉了官司。于是,不服输的赵发琦再次向中国最高法院提起上诉。

2017年中国最高法院判定凯奇莱公司胜诉,西勘院与凯奇莱公司签订的《合作勘查合同书》有效,双方继续履行。然而,在最高法的判定1年多后。至今仍未在双方之间履行。

死结就在最高院那里。而承办该案的法官叫王林清。

王林清可以说是才华横溢,他是公检法系统唯一一个双料博士:中国政法大学法学博士,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学博士后,也是??“全国法院办案标兵??”,??“中国国家机关青年五四奖章标兵??”。

这些光环依然不能掩盖他性格的缺陷。朋友说,王林清为人相当耿直。他之前办过一个山西煤矿大案。涉事方想给他送了两千万,他不为所动,要秉公执法。这可急坏了这个煤矿的涉事方。最后最高法的纪检部门给他施压。具体怎么施压,这里就不详细说了。总之是各种威胁利***,都被他严词拒绝。

登录查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查看大图

种种迹象表明,王林清这个人确实“有点轴”。2016年9月还入围“首都十大杰出青年法学家”的王林清,2个月后就遇到了一桩奇事:他承办的案子,案卷不翼而飞。

这个千亿煤矿案卷丢失之后,王林清感到暗流汹涌,已经超出了自己能够把控的范围,只能主动要求撤换自己。他的同事发现,他几乎一夜苍老,憔悴万分。但是大家都知道,丢卷一事与他完全无关。

王林清录视频自证清白这事儿,一个最高司法系统的法官,尚且依靠这种方式自保,那普通人该是何其艰难。如果世界上多一些这样的人,可能这个世界就少了很多冤案,多了更多公平。

事实上,我们叫他??“王法官??”,其实有一些勉强。其实,他的??“法官??”身份,恰好处于一个尴尬的交叉地带。本次曝光视频,将他的身份问题凸显了出来。

这两年,法院推进??“员额制??”改革,虽然一般大众并不关心,但这确实是中国司法史上的大事件。法院工作人员,将分为三类:法官、司法辅助人员、司法行政人员,只有入额法官才可以独立办案;同时,实行法官单独职务序列及工资制度,拉开薪酬。所以,入了员额,才是真正的、完整意义上的法官,没有入员额的人,包括助理审判员,不能独立办案,将逐步过渡,转为??“法官助理??”或者行政人员。

这一改革的精神,符合世界潮流。但是,对王林清来说,却是尴尬的。2017年7月3日,最高人民法院首批367名法官入员额宣誓,名单中没有王林清:

在目前??“最高人民法院内设机构主要人员??”网页上,有所有审判员的名字,每个庭室都有,五百人左右,也没有王林清的名字。所以,他并不在??“主要人员??”名列。

反正已经被排除在“主要人员”之列,王林清把心一横,决心与赵发琦成为同一战壕里的战友。

“教授导演”崔永元:又扔出一枚原子弹

截至1月8日,王林清已经发出了3段视频,在最新的视频中,王林清表示对于合议庭一致的矿权归属意见,杜万华要求他重审。“尽管你们合议庭意见一致,但鉴于这案件的关注度高,而且背后的利益很大,不能因你们合议庭一致意见就这么定了。”还说:“周强院长有明确指示,要发回重审”。 而王林清表示作为案件承办人,不同意重审,这违反民事诉讼法。但杜万华表示,“你保留个人意见,赶紧回去合议。”

王林清在视频中表示,根据2012年修订的中国《民事诉讼法》规定,原审法院对发回重审的案子做出判决后,当事人如果继续提起上诉,那么二审法院不能再次发回重审。而在最高法审理的这起案子已经是二审。

所以,视频中王林清提及领导明确指示“发回重审”,明显是违反法律规定。而二审中离奇丢失的卷宗,或许掩藏着一些不可言说的秘密。在这场波诡云谲的最高院失窃案中,参与的“演员”包括周强、杜万华、赵正永等人。或许,后面还会有更重量级的“演员”浮出水面。

2018年,崔永元引发了一场娱乐圈的稽查风暴。2019年伊始,他又在司法系统领域扔了一枚重型原子弹。

“陕西千亿矿权案”其实并非一个新案件,十多年来该案引起几百家媒体的关注,相关的公开报道达上万篇。其威力却不及崔永元一条简短的微博,他以王林清的案卷丢失为切入点,炮轰最高法。来回几个回合后,崔永元取得了初步胜利,调查正在进行。

登录查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查看大图

如同举报范冰冰等人“阴阳合同”一样,崔永元有条不紊地把握着节奏,他一边漫不经心地发着微博,一边又警觉着各方的反应,其中的风险也可想而知。崔永元1月4日在脱口秀中表示,“现在据说有二三十拨人要暗杀我。二三十拨,就不用担心了。”

然而,围绕这一桩最高院判决一年,仍未能执行的悬案,谜团和暗影依旧云山雾罩,可以肯定的是,它将考验着中国市场经济的健康度,并见证着司法改革的进程。

转自:榆林生活通

  
二维码

下载APP 随时随地回帖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QQ登陆 微信登陆 新浪微博登陆
加入签名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