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谷雨丨女留学生密闭空间离奇死亡,尸检结果令人震惊,有隐情?

  • 亲人
楼主回复
  • 阅读:27148
  • 回复:0
  • 发表于:2019/7/26 17:04:58
  1. 楼主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府谷社区。

立即注册。已有帐号? 登录或使用QQ登录微信登录新浪微博登录

她的死很突然,她的妈妈甚至觉得离奇,“没有痛苦,没有表情,双眼紧闭”。房间是封闭的,警察也没有找到答案。这件事发生在英国的一个学生公寓。那时,我刚刚结束在英格兰的演讲,受朋友委托,给这个离世的中国留学生的爸妈当翻译。我在英国生活10多年了,经历过那种留学生活的寂寥。那所公寓里,大多数都是中国学生,他们需要互相支撑,还要忍受着长久的孤独感。除了那个死因,我知道这件事的全部经过,家属同意我把它写下来。

撰文丨崔莹

编辑丨金赫

出品丨谷雨工作室

蹊跷的死亡

她死了。被发现的时候身边没有一个人——那是个密封的房间,窗户、门,都没有撬动的痕迹。整个生活仍然保持着原样,就像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以至于当她的朋友李静闯进来,看到她平躺在床上,穿着睡衣,盖着被子,还以为她只是睡着了。

眼罩还蒙在眼睛上。她们喊她,把眼罩移到她的额头上。她不答应。她们碰到她的腿,是硬的。她们推她,摇她,怎么都没有动静。她是不是昏迷了?她们便用杯子去接水,往她的脸上泼——很多影视作品中,昏迷后用水一泼,这个人就会醒来,她们就是这样做的。

但她还是没醒。在此之前,人已经24个小时没联系上了。7月13日早上10点多,李静就赶到公寓,她向前台的人说明情况,一起去敲门。敲了很久,房间里依然没有动静。隔壁的小文被吵醒了,她从房间出来和李静一起敲。最后,工作人员决定用备用的门禁。

朋友们都在关心她的情况。灵灵在电话那一头,先是听到李静冲她说:“这不在睡觉嘛。”灵灵松了一口气,“那没事了,找到人就行。”刚想和李静说点话,听到电话里一片杂乱。

声音——“她叫什么名字”“好害怕啊”……电话匆忙断掉。李静又拨过来,告诉她:人不醒。灵灵心里更慌了,怎么就不醒呢?

警察到了。救护车也到了。心肺复苏,但是没有效果。现场进行了勘察,没有可疑的迹象。最后的结论是——原因不明。一次初步的尸检过后,医院的人解释,这次检查可以排除心脏方面的疾病和血栓。但法医对死者的血液、头发和皮肤等取样,将进一步查验分析。

那是在英国格拉斯哥的一处公寓楼——被学生们评选为最佳拍照打卡地之一的公寓,紧挨着街道,中间隔着一扇大铁门。安保很严格:一层是公共区域,上电梯、进房间都需要刷纽扣钥匙门禁。大堂有烟囱状的滑梯、大篷车、吧台、沙发会客区。

可事情就这样发生了。

事发公寓

她叫锬檀,23岁,格拉斯哥大学亚当·斯密商学院的硕士生。几天后的一个晚上,当我和她的父母进到她的房间时,——我们迫不及待地想找到一些和她的死有关的蛛丝马迹——那里就像是刚刚过去的平静而普通的一天。

到处是生活的痕迹。炒菜的锅泛着油光,没有刷。旁边是碗,还残留着几颗米粒。桌子上有一个空空的辣椒酱瓶。(她的妈妈有点生气,“怎么这么乱。”她开始叠被子,整理衣服,收垃圾,就像是收拾离家去上学的女儿的房间。)凌乱中最显眼的是,主人给自己鼓劲的贴纸,上面写着:学业猛进、心想事成、考试加油。

我接触到这件事是这样的。几天前,我刚刚结束在英格兰的一次讲座,突然收到国内朋友的微信,说一个留学的中国女生死了,家长过去之后,人生地不熟,问我是否能帮忙翻译。我在英国生活10多年啦,经历过那种留学生活的寂寥,就满口答应下来。见面是在爱丁堡机场。锬檀的家人刚从北京赶过来。母亲圆脸、卷发,直率而热情。父亲看起来很魁梧,但显得内向。

他们打印了一张纸交给我,列了几种可能性,希望我在合适的时机,询问警方。上面写着:弄清楚亡故原因及性质。要点包括:是病故,还是意外?是她自身因素、潜在病因等导致,还是外部因素,比如疲劳、饥饿导致等。

之后的三天时间,我和他们一起,试图搞清楚事情的真相。我们询问公寓管理员、事件目击者,和警方、医检人员沟通。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一个年轻的生命突然消逝?

最后的一些回忆

太蹊跷了。李静还记得她看到锬檀躺在床上的样子。她受了惊吓,妈妈提出要过来陪她,她拒绝了。连续几天,她都沉浸在这些回忆里,无法入睡。她们从大学时就是同学,又一块在英国读研。她怎么就这样突然没了?

声音像是电影片段一样在她头脑内反复回响——“我最近有点想吃肉夹馍了,有没有人给我做啊。”一次下课后,锬檀突然暗示她。大家都知道,李静来自宁夏,做的肉夹馍好吃。

“你老想来我家蹭饭,”李静开玩笑,“别来了,我要搬家。”

就在7月初的一天,锬檀见完导师,到李静家吃过她做的肉夹馍。——有时,锬檀会提前到李静家,饭还没有做好,她就躺在那里玩手机。李静说,她如果去锬檀那吃饭,也是躺着玩手机,等着,不用干活。

“那次肉夹馍做好了,锬檀拍视频发给她男朋友看,说李静做的肉夹馍绝了,绝了。”李静说,锬檀吃了两个,还打包带走了两个。

最后一天发生的事情没有任何异常。7月11日下午,李静和锬檀一起去电脑室学习,锬檀让李静给她拍照片。“这里有什么可拍的啊。”李静说。锬檀回答:“显得我像学霸嘛。”之后,她陪她去听论文辅导课。锬檀的论文想拿“优”,她问老师有多大的把握?

老师说:“你跟着我的步骤写论文,不会有什么大问题。”

傍晚6点左右,两人一起往回走。李静在低头看手机,锬檀突然对李静喊,“你别玩了,你就别玩了吧!”然后,锬檀走上去,挽起李静的胳膊。

李静吓了一跳,“你这分贝有点高。”锬檀反驳:“那也没有你笑声的分贝高。”然后两人又继续走了五六分钟。李静突然问,“你去干什么啊?”

锬檀回答:“怎么,你想邀请我去你家吃饭?”

李静笑了:“不是,不是。”那天,她说想吃她做的红焖鸡。但两人在路口就分开了,这是她们最后一次见面。公寓管理员表示,根据门禁卡的使用信息,锬檀6点半左右进入她所住的房间。

锬檀朋友圈最后信息

锬檀和朋友们的最后通信记录,被保留下来——

18:41。锬檀将在电脑室自拍的照片发给李静,询问她用蓝色滤镜好,还是绿色滤镜好。李静开玩笑:“绿得好。”

锬檀回复:“我觉得颜色是绿色好,可是觉得蓝色整体更协调。”李静坚持:“不不不,绿得好。”

锬檀也开玩笑:“你别想绿我,哈哈哈哈哈。”

李静回答:“你跟h说。”h指得是锬檀的男朋友韩迈。他人在广东,一米九的个子,是专业的篮球队员。

这一天,他们有过短暂的交流——

13:45。锬檀在微信上给韩迈留言:“我要准备出门了。”韩迈回答:“Let me see。”

锬檀发了张自拍照给他看,照片里,她戴着眼镜,长发到肩膀,涂了眉毛和口红。韩迈问:“开瘦脸啦?这么瘦。”

18:02。韩迈问锬檀是否到家,并汇报他已经回到公司准备睡觉。他发了个“晚安”的表情。锬檀回复的表情是——“我爱你。”19:25。锬檀又给韩迈留言:“哎呀,到家忘告诉你啦。”这是锬檀给韩迈的最后一句话。

19:31。锬檀突然问李静:“你那个面片做法是不是直接下宽面也可以?”

李静用语音留言回答。

“有点饿,但又有点困。”她说的最后一句话是:“你吃的啥?昨天的剩菜已经被我早上吃了。”

第二天是7月12日。周五,韩迈给锬檀留了很多条信息,“回公司睡午觉了,肥猪”,“肥猪猪还没起床啊”,“我们吃完饭了”……没有任何回复。

她已经24小时没回信息了。

追踪到的一些细节

女朋友失联的那段时间,韩迈以为她又要给他惊喜,悄悄从英国回来找他。一年前,锬檀也失联过10多个小时,她在微信给韩迈留言要去打工,结果10多个小时后,她敲韩迈的门。

韩迈打开门,张大嘴,“啊,你怎么会来这里!”

韩迈还能够想起和锬檀第一次见面的场景。他们是社交软件认识的,那天,她穿着一件白色大衣,围着围巾,化了妆,戴着美瞳,为了避免尴尬,一直在不停地说。

在英国读书的两年,韩迈来看过她两次,每次一个半月。他说自己最大的职责就是早上把她喊醒,然后和她一起去上课。每一节他都去,他听不懂老师讲什么,就坐在锬檀旁边,戴耳机、玩手机。

上课教室

锬檀喜欢吃辣,做什么菜都要放辣。韩迈不吃辣,锬檀说,“不行,我喜欢吃辣,也必须跟着我吃辣。”两人也讨论过将来。韩迈希望锬檀回国后去广东,但锬檀舍不得父母。锬檀说:“你来北京吧。”韩迈沉默了一会儿,说:“我会考虑。”

——在英国的这几天,他每天坐在锬檀公寓一楼大堂里,看手机里锬檀的照片,发呆,一直到凌晨两三点钟。他陷入到深深的回忆中,一会笑,一会哭。

我想锬檀,他说。

家人不能理解她的突然死亡,也不能接受。他们想知道为什么?7月17晚,我们迎来了一场谈判:家人、学校、公寓和大使馆的工作人员。我是翻译。学校的牧师代表校方,提出如何料理后事,组织纪念活动——后来在殡葬公司,我们接触到那些细节,比如几人抬棺材、放什么音乐、是否读诗、谁讲话等。

“生命太脆弱,”牧师说,“她离开时没有痛苦。”

第二天,我们一早就去警察局。参与会谈的,主要是格拉斯哥东伦敦路警察局的女警官罗斯。她负责调查突然死亡事件,初次尸检结果是死因不明。下午我们去了停尸间,锬檀躺在那里,像是睡着了一样。锬檀的妈妈在发给朋友的微信中这样描述——

“今天下午看到了女儿,那么安详,躺在那里,没有痛苦,没有表情,双眼紧闭,进入梦乡。

“每个部位都是好好的,就离奇的去世了。我抚摸着她的额头,脸颊的皮肤还有弹性,软软的,就是凉凉的,没有温度。我们对她说了要说的话,祝福她一路走好。”

人生最后的一段时间,她刚刚完成了考试。听完课,锬檀通常回自己的公寓里独自看书学习,她很少去图书馆,也很少去电脑室。经常和锬檀一块去上课的小文说,锬檀有时会熬夜,尤其是在考试前。但是,谁又不熬夜呢?

5月9日,锬檀的朋友圈——“从天亮背到天亮”。5月17日考完试,锬檀如释重负,涂了蓝色和红色的指甲油,“考完试,我太无聊了。”6月17日出考试结果,她祈祷“高分上岸”。

她正在向毕业论文冲刺,提交时间是在8月底。她的题目是设计一个可以监测股票动态的公式,这一想法得到导师的赞赏。为了将论文完成的更好,锬檀和其他一些中国留学生一样,请高年级的师兄来指导写作。

硕士这一年,读下来不容易。3月20日,锬檀曾发过一张商学院的Greg教授指导同学们写论文的朋友圈,并感慨:“……去年心态最崩的时候听到英语就头疼,也想过放弃读研,还好一切都坚持下来。面对不久后的角色转换,再也不是一名学生,有慌张,更多的是期待,继续前行吧!”

7月19日上午,在格拉斯哥大学亚当·斯密商学院,我和锬檀的家人见到了Greg教授。锬檀的考试成绩中上,根据这样的状况,完成论文、拿到学位根本不是问题。

这个世界什么事都可能发生

她的死像一个巨大的影子,覆盖在留学的朋友们心头。蓝小瑜和她住在同一个公寓。那晚,她在公寓吃完饭,正在刷碗,同学杨丽电话过来——“你在不在寝室?”“什么事?”“我到了再跟你说。”大概二三十分钟,四个同学聚在她的房间。

锬檀走了,杨丽很严肃地说。蓝小瑜有点懵,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以为是说她去哪里玩了、回国了。锬檀去世了,杨丽补充。屋里鸦雀无声,几分钟沉默后,她们才开始问杨丽事情的经过。

同学陆续离开,房间里只剩下蓝小瑜一个人,蓝小瑜突然有种惶恐感,她越想越不对劲,便给朋友打电话,问:“我可以去你那里住几天吗?”到现在为止,她一直住在朋友家里,她没有把这件事情告诉朋友,因为不想让她产生同样的恐慌。

因为有时差,第二天早上,蓝小瑜把这一消息告诉了妈妈。她妈妈问:“是锬檀自己身体的原因,还是公寓的原因?”“是不是有人进去啦?”她反反复复地问。

蓝小瑜回答:“公寓很安全,你别想太多。”

在一个距离中国很遥远的地方,我知道那种感觉。留学的生活和想象的不太一样,他们很少与当地人交流,往往聚在一起生活——那所公寓里,大多都是中国学生。他们需要互相支撑,还要忍受着长久的孤独感。

城市街景

锬檀的爸妈都是退休干部。他们在四十多岁,才有了锬檀。出事那天晚上,妈妈不停给李静打语音电话——她怎么样?最后,李静告诉她,医生说没有了生命特征。妈妈大哭起来。

爸爸很内向,他心里难受,站在凉台上打开窗户抽了一支烟。就在6月25日,他在微信里告诉女儿:我戒烟有一段时间了。爸爸过去抽烟很多,最近,锬檀总是劝爸爸别老抽烟。

家人们都陷入到回忆中,他们说,锬檀没有一点劳累的迹象。“这个世界上什么事情都可能发生,”爸爸坚持,“我不相信她猝死。”她和李静分手到公寓的路上发生了什么?怎么突然就没有了?

妈妈和姑姑觉得不会那么可怕,让爸爸多从好的方向想。妈妈说:“不会吧,不可能。”

锬檀的追思会在7月22日下午四点。家人和同学为锬檀挑选她最喜欢的衣服、饰品,装扮她的遗体——最值钱的一件饰品是韩迈送给她的一条施华洛世奇的项链,她拥有的最昂贵、也是她最喜欢的化妆品是一支200多元的迪奥740口红,在巴黎机场买的。

格拉斯哥大学有接近3万学生,每年都有六七名学生因各种原因离世,这些原因包括自杀、车祸、突发病等,像锬檀这类找不到原因的死亡很罕见。

* 本文锬檀同学和朋友为化名。

出品人 | 杨瑞春 主编 | 王波 运营 | 杨丽菲

来源 | 微信公众号“谷雨实验室”(guyulab)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腾讯新闻客户端自媒体,不代表府谷在线的观点和立场。


  
二维码

下载APP 随时随地回帖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QQ登陆 微信登陆 新浪微博登陆
加入签名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